◇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动态 >> 信息浏览

用“法治处方”根治“挂证”顽疾

酒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发布日期:2017/12/4 9:23:22 点击次数:21705 次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近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对12个省存在“挂证”行为的65名执业药师名单予以曝光,并要求对“挂证”执业药师和存在该行为的药品经营企业依法处理并向社会公开。“挂证”现象在零售药店长期存在,各地曾采取多种举措进行查处打击,但是屡禁不止、屡打不绝。此次总局公开曝光名单,必将产生强大的震慑力,让“挂证”者感受到“切肤之痛”,进而营造执业药师不敢、不能、不想“挂证”的社会环境。


  统计显示,截至10月底,全国注册于零售药店的执业药师已超过35万人。截至2016年11月底,我国有零售药店(门店)44万余家。较之几年前,应该说执业药师“产出难敷需求”的状况有所缓解,在此背景下再把 “挂证”单纯归咎于执业药师数量不足就显牵强。所以,“尸位素餐”更多缘于执业药师的严重失信。


  人无诚信不立,企业无诚信不兴,政府无诚信不威,社会无诚信不稳,国家无诚信不强。诚实守信是任何行为主体的安身立业之本,是一切经济社会活动的基石。但在经济社会转型期,要完全依靠市场主体自觉建立诚信意识,进而自省自律是不现实的。鉴于此,著名经济学家陈清泰曾提出,这需要政府部门改革行政方式,建立诚信机制,使行政相对人能够在透明的、可以预见的环境下生存发展,知道行为的边界以及越过底线后可能为之支付的高额成本,进而不敢乱为。


  药品是特殊商品。相对于其他领域,涉药行业的各类市场主体,更有必要建立起诚信机制,这对保证药品质量,确保百姓用药安全有效不可或缺。惩戒机制是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挂证”执业药师没有发挥应尽的药学服务作用,没有指导公众合理用药,其行为破坏了国家认证资格的严肃性,扰乱了药品流通行业秩序,抹黑了执业药师的职业荣誉,理应受到惩处。公开曝光名单,在增大失信成本,让失信者付出惨痛代价的同时,彰显了监管部门的执法威力,发挥出“监管成本降低,监管效率提高”的“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在从顶层设计中构筑制约机制,敦促执业药师诚信意识觉醒的同时,我们还应探究“挂证”的深层次原因。一方面,近几年药品零售业竞争激烈,随着租金、人力成本的高涨,很多药店难以负担执业药师的工资,转而以“挂证”这种低成本方式租赁执业药师证书。另一方面,在零售药店,执业药师处境尴尬。据业内人士透露,几年前执业药师资格考试通过率只有4%,近几年有所提高,但也只有百分之十几。考证所付出的巨大艰辛并没有得到恰当回报,微薄的收入逼迫许多执业药师或“一仆多主”,或干脆对药店“敬而远之”。此外,多数药店聘用执业药师多为经营获利,执业药师的收入结构是基本工资加上药品销售提成,与普通的药品促销员无异。没有“职业存在感”的后果就是执业药师对零售药店“望而却步”。解决以上问题的根本在于运用法律、政策手段,大幅提高执业药师的社会地位。如,加快推进立法进程,尽快出台《执业药师法》,使一直悬而未决的执业药师法律地位得以明确,用“法治处方”根治执业药师“挂证”顽疾;强化执业药师的专业属性,化解执业药师心里的“鸡肋职业”感觉,让执业药师在药店“愿意留”“留得住”。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实施健康中国战略。有调查显示,零售药店每年为百姓提供125亿人次的服务。按中国13亿人口计算,平均每人每年约9次的健康医药需求是由零售药店满足和完成的。作为与消费者距离最近,守护消费者健康的特殊职业群体,药店执业药师既要有“位”,更要有“为”。


(责任编辑:齐桂榕)


来源:中国医药报
 
CopyRight@2012-2015 酒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版权所有
陇ICP备12000222号-1 网站标识码6209000025 甘公网安备 62090202000023号
主办:酒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www.jqfda.gov.cn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酒泉市新城区玉门东路3号 电话:0937-2651730 邮编:735000 信息投稿 管理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