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动态 >> 信息浏览

【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年】改革之花在陇原大地绽放

酒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发布日期:2018/8/1 17:37:41 点击次数:52342 次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编者按

  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我国食品药品监管事业和食品医药产业都获得了极大发展,在40年的风雨兼程中,大大提升了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本版自今日起推出“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年”栏目,由食药监管人员及业内人士讲述亲身经历或见证的改革故事,从中汲取前行力量,开新局于伟大的新时代。

  让我们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白驹过隙,一晃,我进入食品药品监管系统已近30年了。这里承载了我的青春岁月,有我为所热爱的监管事业奋斗的印迹。


  初创业


  上世纪80年代末,刚走出校门,我就来到了甘肃地方药检所。一座砖混结构的三层简易小楼,最好的仪器设备是一台紫外分光光度计。那时,地方上的药品监管由市县卫生局药政部门负责,药检所承担具体检查任务,每年由药政干部带领三四名药检人员对全地区用药单位检查一遍。药品由当地国营医药公司按计划供应,渠道单一。药检所业务量很小,日子在慢悠悠地走着。


  90年代后期,医药经济由计划向市场转轨,市场上出现了搞个体的“药贩子”。早期开放的全国大的药市,药品像卖菜一样直接摆在市场售卖。药贩子们从药市采购,然后到城乡诊所、药店售卖。诊所、药店经营者抵不住低价诱惑,加之当时国营药品企业或改制或倒闭,大多举步维艰,这些分布末端的用药市场,成了药贩子的天下。


  这时,药检所开始繁忙起来。由于经费缺口大,需要靠收取检验费弥补。下基层检查,就有了“创收”任务。抽检合格的药品不好收取检验费,抽检不合格的好收费。作为药检所中西药制剂的主要检查人员,我甚至练就了“口尝、目识、手触”等现场识别假劣药的一些“绝活”,由此发现了药品市场的另一面——假劣药品有泛滥之势,一些知名品牌药品,在农村市场60%~70%是假冒药。随着抽到的假劣药品数量的增多,“创收”成果自然“显著”,所里也有了第一台高效液相色谱仪,成了全所的宝贝疙瘩。


  世纪之交,国家启动药监体制改革。张掖市成立药监局,我成为第一批三名筹建者之一。局长、副局长带着我一个兵,拉开了当地药械市场整治的大幕。那真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白天,天还未亮,就带着陆陆续续加入的伙伴们早早守在高速路口检查非法经营的药品车辆;上班后,到药品生产经营和医疗单位挨家挨户检查;晚上,伏案撰写执法文书。人虽少,但干劲足,不知疲倦、不惧困难。我们对全市过期药品、陈旧药品、假劣药品进行了一场“地毯式”大扫除,清理出的过期药、假劣药堆积如山,一车一车被送往垃圾处理场。与“游击式”作业的药贩子们的斗智斗勇也在一幕幕上演,起获了大量非法经营的黑窝点。让我备感自豪的是,我还主办了全省第一例追究经营假劣药品人员刑事责任的案件。


  这个过程中,市县药监局内设机构健全了,监管人员充实了,发生了从“一个人、一间房、一枚章、一万元钱”的初创,到“一个局、一栋楼、一支队伍、一片蓝天”的巨变。监管工作也从游击战向正规战转变,监管部门开始在医药领域全面推行GMP、GSP、GPP。一遍一遍培训,一家一家指导,城市农村一个标准,窗明几净、整洁规范……我们这里的药品零售业经营管理水平整体跃升,成了当地最具现代气息、规范化程度最高的商业领域。“连农村小小药店都实行ISO,你们真牛!”其他管理部门的同仁也为我们点赞。


  改革中,监督网建起来了。但我们知道,由药贩子承担城乡用药供应任务,假劣药品流通仍会大行其道。于是,健全药品供应网络又被提上议事日程。甘肃省准入许可、扶持培育了一批合法的药品经营企业,构建了覆盖城乡的合法药品供应网络,让合法守信的企业承担农村配送任务,不给非法经营和制假售假者可乘之机,从根本上扭转了当时城乡药品市场混乱局面,夯实了保障农村药品安全的市场基础。


  新探索


  2006年5月,我被调到甘肃省食品药品监管局工作。全省已建成覆盖省、市、县的监管体系,监管工作也由运动式向常态化阵地式转型,乡镇基层“短腿”问题凸显出来,保障农村农民饮食用药安全成为甘肃食药监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新的探索开启了。


  平凉市在乡镇政府配置食品药品专干,市县聘任监督员,村主任为协管员,村文书和各村民小组组长为信息员,形成了平凉“一专三员”经验。2011年,我据此撰写的《食品药品安全综合施治的有益探索——平凉市创建城乡一体化监管模式》的调研报告,得到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主要领导的批示:“平凉市的做法很有特色,在加强监管、确保安全、创新机制上做了有益的探索,取得了很好的成效”。当年,《中国医药报》《光明日报》《人民日报》等都对平凉市的有益探索相继作了报道,在国内引起强烈反响。


  平凉的近邻庆阳市也不甘落后。2012年5月7日,宁县在全县18个乡镇组建食品药品监管所,县人社部门从全县调配专职监督人员90名。至此,陇原大地上有了乡镇食品药品监管所。当年底,庆阳市共成立乡镇食品药品监管所98个,确定专职工作人员490名,全市农村红白喜事报告率由以前不足10%提高到90%以上,农村较大型聚餐现场检查率达到80%以上,游医药贩走乡串村赶集设摊兜售药品现象基本消除。2011年、2012年,甘肃省政府大力推广“平凉经验”“庆阳模式”,持续打响农村食品药品监管攻坚战。甘肃省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的接力探索,为2013年第四轮食品药品监管体制改革营造了氛围、积累了经验、奠定了基础。


  再出发


  2013年4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地方改革完善食品药品监管体制的指导意见》,陇原人的多年探索,有了国家政策支撑。那一轮改革对甘肃人来说,是任务,更是全面解决制约药品安全监管体制瓶颈问题的机遇。机构怎么设?人从哪里来?面对这些改革难点,“平凉经验”“庆阳模式”早就给出了答案。“划转”和“调剂”相结合,解决了人员渠道瓶颈,破解了改革难题。在每一个乡镇街道成立正科级食药监所,在每一个县成立食药检验机构,全省成建制新增1400多个正科级机构、50多个正县级机构,一次性调剂、划转人员编制8000多个。


  这在甘肃省历史上都是没有过的,覆盖省市县乡四级的行政管理、监管执法、技术支撑和基层监管“四位一体”监管体系顺利建成,在全国率先完成了改革任务,被业界称为“甘肃模式”。我撰写的6篇跟踪报道,《中国医药报》编发了6个头版头条,不仅助力了甘肃省的改革,也为全国其他省份改革提供了借鉴,还成了食药监系统新闻报道中的一段佳话。


  致力于改革的甘肃食药监人,充分感受到了改革带来的红利和幸福,多年渴盼的资源都有了,有枪有炮、有手有脚了,遍布城乡的监管体系健全了、完整了。这四十年里,改革,是中国的主基调。甘肃食药监管,也在改革中由一粒种子、一棵幼苗成长为一株大树,守护着陇原人民饮食用药安全的蓝天。


  新一轮改革大幕再次开启,求稳惧变虽是人的本性,但甘肃食药监人的血液中,早已饱含着顺势求变的因子。变,是常态;不变,是例外。食药监事业,唯有求变求新,才能强筋健体,跟上时代步伐,实现更高质量的发展。新时代,新征程,让我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续书写为百姓饮食用药安全奋斗的历史新篇章。


  (作者单位:甘肃省食品药品监管局)


 
CopyRight@2012-2015 酒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版权所有
陇ICP备12000222号-1 网站标识码6209000025 甘公网安备 62090202000023号
主办:酒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www.jqfda.gov.cn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酒泉市新城区玉门东路3号 电话:0937-2651730 邮编:735000 信息投稿 管理后台